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惊情五百年 第二十六章 活尸堵截

发布时间:2020-01-16 17:52:22

惊情五百年 第二十六章 活尸堵截

炳亮搀扶着公孙胜岩一路飞快地往大家居住的客栈走,马车夫紧紧跟在后面,没走多远就回头看看,直到回了客栈,也没有发现有人跟踪上来,大家这才送了一口气。由于紧张和匆忙,每个人都觉得嘴角干裂口中发苦,于是三人抱着茶壶一通猛灌。客栈内提供的都是仔细炮制过的多味凉茶,里面加了很多祛火褪毒的药材,喝起来甘甜可口,尤其是在这样的环境下。

公孙胜岩放下茶壶,打了个嗝,不好意思地看着炳亮笑了笑,炳亮也好不到哪去,灌了一肚子的水,歪倒在椅子上眼睛看着天花板发呆。他们合计了一下,不管是不是自己的精神过于紧张,总之南粤这个地方,要赶快走,尽快离开,稍作休息就动身。离云南还有很长的路,正所谓夜长梦多,谁也不想在路上碰到意料之外的事情。今天这个老道看着就觉得怪怪的,虽然感觉上对方并没有恶意,可是这满满一茶馆的人,他偏偏上来和公孙胜岩打招呼套近乎,让大家心里确实不安,还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好。

炳亮把房内的东西都仔细收拾了一番,确认没有什么遗落的,又取了些零散的银钱放在身上,便和车夫一起去了马厩。公孙胜岩心里也是忐忑,惊吓一番,居然觉得自己的精神更加的好了起来,不似刚出门时候那般有气无力,他试着在屋内又来回走了几圈,步伐明显比之前要快要稳,于是心情也开始好转起来。

细心的炳亮在客栈还买了些路上吃的食物,这东西看着像粽子,又没有粽子那么大,用清香的叶子包着,外面捆着细细的绳子,客栈老板说这个叫做“米丁”,是用木槌将大米细细锤打至糊状,再用当地特产的巨大薄荷叶包好,行远路的人吃这个尤其提神。客栈老板还特意叮嘱要尽快吃完,放久了就不好吃了。公孙胜岩听老板这么一说,当场就又拿出来一个,放到嘴里细细嚼了起来。

这个城镇不大,马车从客栈出来走了没有半个时辰,就已经完全上了官道,两旁不再能看到房屋,只有绵延的山和蓬乱的杂草。炳亮和公孙胜岩坐在车厢里,逐渐放松下来。偶尔有对面经过的路人或是车马,两人居然还有兴趣伸出头去看一看。就这样嘻嘻哈哈地走了一路,很快太阳便落了山。

大半夜赶路的事情,他们已经习惯了,在公孙胜岩昏迷的时候,炳亮一是为了赶时间,二是确实提不起来好好住店的兴趣,除了马匹和人实在熬不住需要休息的间隙,基本上都是在路上过夜。炳亮在车厢里迷迷糊糊地睡着了,再醒来的时候看见公孙胜岩因为无聊,坐在了车夫的边上,两人边赶马边聊天。夜已经深沉,天空上挂着闪烁的群星,倒刚好用来辨别方向。

时间已经过了子时,炳亮见车夫略显疲态,就让他把马停住,自己去把车夫换下来,好让车夫在车厢里也休息一下。别看这车厢体积不大,但是为了照顾公孙胜岩,里面收拾得非常舒适,光是用来垫着的棉絮就铺了厚厚的两床,旁边还放着狐皮的袄子和丝绸的单子,不管冷热都有合适的东西盖着,车厢两旁还挂着驱蚊的药水,就算车子停在山中也不会有蚊虫叮咬。车夫这一路来也没机会享受这等待遇,如今公孙胜岩醒了,他听了炳亮的话,自然是满心欢喜地把把式交到炳亮手里,乐呵呵地往被窝里一钻,在晃晃悠悠的车厢里没一会就进入了梦乡。

炳亮赶着马,觉得肚子咕咕地有点饿,便要公孙胜岩把之前在客栈买的“米丁”拿出来吃几个垫垫肚子。公孙胜岩应了一声,转身到随身的的包裹内去拿,屁股刚刚抬起来,就听见炳亮惊慌地大喊一声:“胜岩少爷,你看前面什么东西?”

公孙胜岩被炳亮的呼喝声吓了一跳,赶紧把身体扭回来,也不去拿吃的了。只见前方大概十来丈的位置,有一个将近一人高的黑影,摇摇摆摆地对着自己的方向过来,速度不快,但是姿势非常奇怪,像是喝醉了酒的老狗,四肢着地又一摇三晃地爬着。

“吁……”炳亮拉住了马,神情紧张地看着公孙胜岩。

车夫还在车厢里呼呼睡着,外面发生的事情他一概不知。

“又来了一个!”炳亮看见第一个影子后面又跟上来一个同样的东西,只是看起来比之前那个要略小,吓得声音都开始拐弯了。

“两个,三个……”公孙胜岩看见路两旁的山林里不断有黑影爬出来,也紧张得开始大喊。

黑影越聚越多,很快的时间在马车前不远的地方聚了二十多只。马儿开始烦躁不安起来,一会用蹄子叩着土地,一会抬头甩着缰绳不住嘶鸣。公孙胜岩大声地让炳亮赶紧掉转方向,往来路退回去。车子才勉强转了一个九十度不到,炳亮带着哭腔地喊了一声:“后面也有……”

公孙胜岩看见来时的路上也挤了一大堆同样的东西,但是距离较远,忙乱之中也数不清到底有多少只。马车横在路中间,路两旁是茂密的山林,如果弃车而逃,他真没有把握能不能甩掉这堵路的一大堆黑影。公孙胜岩心底升起了一股绝地求生的果敢勇气,他和炳亮互换了一股位置,把缰绳和马鞭都拿到了自己的手里,然后打着马儿慢慢地把车头掉回到原来的方向。

前方最开始出现的那个影子见马车又重新掉头回来,似乎很满意地“咕嘟咕嘟”了几声,其余的黑影听到之后,略微动了动。带头的黑影咕嘟完了,突然直立而起,身形一下暴涨到两人多高,同时发出尖厉的嚎叫,听得公孙胜岩和炳亮全身的汗毛都炸了起来,别说是头皮发麻,连下巴都要紧张得麻住了。

随着带头黑影的嚎叫,前方的影子对着马车的方向跌跌撞撞地冲了过来,距离到三两丈的时候公孙胜岩才看清楚,过来的全都是四肢贴地而行的尸体。说是尸体倒也不完全准确,它们全身毫无遮盖,身上的皮肤早已溃烂不堪,头发有一绺没一绺地披散着,眼窝里的眼球发着淡淡的绿光,但是每只的肌肉看上去都非常强健,根本就不是死人那种松垮垮的样子。

公孙胜岩没有别的选择,只能将手里的鞭子对着马屁股用力一挥,“啪”的一声重重地打在了马屁股上,马儿屁股吃疼,脚下一用力,整个马车轰隆隆地被拉得往前直冲。公孙胜岩手握缰绳,又对着另一匹马奋力地抽了一鞭子。冲在最前面的死尸没有料到马儿会突然加速,一个躲闪不及就被踩在了蹄子下,紧接着又被马车轮子压过去,车厢在高速的行进中几乎要从地上跳了起来,这时车厢里熟睡的车夫才醒过来,一脸懵懂地看着四周,闹不明白这混乱是从何而起。

马车继续往前冲,公孙胜岩低着头弓着身子,紧张地咬着后牙槽。冲翻了三四个活死尸之后,马车的速度降了下来,这时有几只活死尸像青蛙一样从地面上猛地一跳而起,竟然落在了马背上,一只活死尸转身揪着马的鬃毛就把沾满泥土和草屑的手指狠狠地扎进了马眼睛里,可怜的马儿哪里遭受过这样的攻击,瞬间没了方向感,不住地点着头在原地打转,车子也跟着斜斜地停住了。

车夫是个一根筋的人,在他闹明白怎么回事之后,开始因为颠簸,像个球一般在车厢里坐立不稳地滚来滚去。待车子被活死尸停住,他第一时间拿起车厢里一根长棍,然后身体向前扑过去,直取最近的一只活死尸。那只活死尸刚要往炳亮的身上扑来,在半空中张牙舞爪地口中“咝咝”作响,并没有注意到车夫的攻击,炳亮被吓得早已失了七魂六魄,背后靠着车厢两只腿软绵绵地搭着,闻到面前一股无法形容的腥臭,以为自己就要交待在这条路上了。就在活死尸离自己还不到一个小臂长度的距离时,只听得“噗”地一声,一根长棍从活死尸的喉头穿过,身后的车夫用力过猛,把活死尸扎透之后自己没能收住力道,踉踉跄跄地扑倒在炳亮身旁。

“起来啊!”车夫对着炳亮大喊,“车厢里有把柴刀。”

这把刀原本是用来在山林里开路的,他们刚从江南逃出来的时候,尽量不走官道,也因此吃了不少苦头。炳亮手脚并用地往车厢里爬过去,凭着记忆一通乱翻,终于把柴刀拿到了手里。

被车夫扎中的那只活死尸像刚被穿上钎子的串羊肉一样,棍子从它的喉头扎进从后脖颈子出来,它挂着棍子还想往前冲,刚刚站起来就被棍子顶住车厢的力道撞倒,往返几次都是如此,急得它像泥鳅一样来回扑腾,又发不出声音。车夫见此情景,上前拿住棍子的末端,然后用力往上一提,活死尸就这样被堪堪地提了起来,车夫大喝一声,又把棍子往路旁的泥地里奋力一戳,居然把活死尸给钉住了。

公孙胜岩那头却是十分狼狈,不知道为什么,居然十之八九的活死尸都是冲着他去的。这个时候公孙胜岩已经被逼得从马车上跳了下来,一边勉强用一根粗木棒抵挡,一边围着马车转圈圈。这些活死尸也是人头猪脑,看着凶残无比,居然只会跟着公孙胜岩绕着马车兜圈子,一身的蛮力完全施展不出来,只得迁怒于拉车的两匹马儿,对着两匹马的肚子就直接连撕带咬,一眨眼的工夫就把马给掏了个肠穿肚烂,流了一地冒着热气的下水和鲜血。

手拿柴刀的炳亮见此情景,不敢下车,只好站在车上对着继续绕圈的活死尸一通乱砍。这活死尸不吃疼,也不知道要害在哪,炳亮头脑一片空白地砍了不知道多少刀,终于把其中一个给砍得恼了,抬头看了看炳亮,接着一个纵跳又上了马车。炳亮看着眼前张嘴就要咬自己的活死尸,站在马车上进退不得,索性把心一横,躲开活死尸像大粪坑一样张过来的大嘴,头一低腰一弯,抱住对方就从车上滚了下去。

一人一尸在地上骨碌碌地滚出去五六个跟头,撞到路边的山坡停了下来,炳亮手里的柴刀早就掉在了一旁,此时是手无寸铁,全凭一股求生的念头和活死尸搏斗。这活死尸摸上去又凉又滑,还黏糊糊地像大马路边不知道哪个没公德的吐出来的一口浓痰,炳亮怕它咬自己,用头死死顶住活死尸的下巴,又怕对方掏自己的肚子,把自己掏成身边的两匹马那样的话,神仙来了也救不活,于是用两只手抓住活死尸的两个手腕,两条腿死命地夹住它的躯干,同时弓起来护住自己的前胸和小腹,就这么一对一地僵持着,居然难分高下。

车夫此时也陷入了两难境地,活死尸对他貌似是不感兴趣,只要他不去像炳亮刚才那般招惹对方,估计坐下来冲一壶热茶的时间都足够。但是眼前公孙胜岩已经被活死尸追得晕头转向,上气不接下气,炳亮那里正在和活死尸角力,一人一尸全神贯注地玩着古典摔跤,心无旁骛。他左右看了看,发现刚才炳亮打滚时掉落的柴刀就在不远,便从转圈的活死尸头上跳了过去,奔到了柴刀跟前。

公孙胜岩跑了快有十多圈了,手里的木棒在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掉在了一旁,他刚刚恢复没多久,此时已经脚底发软腿肚抽筋,可活死尸看上去一点也不累,反而越追越兴奋。再这样下去非把自己跑死不可,公孙胜岩瞅准机会,手脚并用地爬进了马车车厢,活死尸们像被火车头拉着一样,也跟着扑腾进了车厢。这车厢本就狭小,公孙胜岩进去之后一脚把后门踹开,又连滚带爬地从车厢里冲了出来。公孙胜岩原本计划是要出来后把后门关上,谁料自己慌乱之中差点跌了个狗吃屎,只得眼睁睁地看着身后的活死尸在车厢里挤成一团,然后一个身材略小的活死尸像池塘边的青蛙一样,从歪七扭八的同伴身上对着自己直接跳了过来,压在了自己的身上。

长春华山银屑病医院靠谱吗
北京丰益肛肠医院李建平
亳州治疗盆腔炎方法
呼和浩特妇科医院哪里好
三亚治疗白癜风医院排名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