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朋友圈拉票族频杀熟专家危害超过道德绑架

发布时间:2019-12-05 05:24:09

近来,朋友圈热闹非凡,继集赞、晒娃、卖土特产等之后,下大打“人情牌”

中新消息,在朋友圈,拉票并非只是年轻家长的专利,如今,很多大妈也加入了拉票大军,上线下大打“人情牌”。

“请帮我孙女投一票,每天投一次就行。”最近,年近50岁的保洁员杨兰常常会很热情地请求同事们帮忙投票。

杨兰之所以热情求投票,是为了帮她今年刚出生的孙女拉票。前阶段,在她儿媳妇的执意下,她孙女报名参加了当地一个“母婴萌宝大赛”。因为比赛报名人数众多,最终要以宝宝的得票数决胜,因而杨兰拉票特别卖力。

“我和媳妇每天分头作战,四处拉票。每次一拉完票,就不自觉地会去看孙女的排名

,每次看都很紧张。”杨兰说,“原本,我不玩朋友圈的,但为了拉票,在媳妇和同事的教导下,很快就掌握了。”

除了找同事帮忙,杨兰表示,她还会通过群发消息、“一对一”拉票、刷朋友圈等方式进行拉票。“我发现,其实‘互投’是一个好方法,当别人帮我们投票时,我们也帮别人投。这样,票数涨得很快。”

杨兰拉票方式虽然多样,但最后,苦于只拉到100多票,她孙女的排名只能落到400名开外。

杨兰说,“我们的排名不太理想,前几名的得票数太多了,能上几千票。我们实在刷不过人家,因此,这回我们只能放弃了。”

和杨兰一样,目前在家当“全职奶奶”的林月也跻身“拉票族”行列。为了帮参加“才艺大赛”的孙子拉票,林阿姨首度玩起朋友圈。

林月说:“拉票的话,我的方法是瞄准‘广场舞大妈们’,那边的票不少。因为自己也常去跳广场舞,和他们都很熟,于是找他们帮忙就很容易。而且,不仅让他们投票,连同他们的家人也能一同争取。当然,也有一些不熟的人,但我也尽力求他们帮忙。”

林月表示,每一票在自己眼中都很重要,那关系到名次。因此

,自己常常会盯人投票,并催人投票。

“大家每投一票,我都很感激,毕竟大家都是情义相挺。”林月说,但对于不投票的人,自己也理解,但说实话,心里还是会很不舒服。

到底投不投

?不投票会被指没情意

投票后要截图、每天都要投一票、要找朋友帮忙投票……如此多的拉票要求,让很多人纠结,“这票到底投,还是不投?”

“暑假期间

,每天都有好多亲戚朋友让我帮忙投票,并且他们会盯着‘确认’我是否投票。”90后小伙庞海生说,“他们确实很疯狂,有一次我忘了投票,就有人指责我没情意。无奈之下,自己只能继续帮着投票。但后来真是烦透了,就对此完全无视了。”

庞海生表示,前段时间,自己每天都要承受这样的“拉票”轰炸,最多时一天能收到4到5条投票请求。

“那段时间,投还是不投,让我很纠结。如果投了,他们就会追加各种‘条件’,如每天投一次,或者拉朋友投票。后来,我想开了,对此类消息实施屏蔽。”

庞海生说,“现在,即使仍然有人坚持催我投票

,我也会假装不,或隔一段时间以‘流量问题’为借口回绝。就算被指‘没情意’,我也不担心,至少没有骚扰了,生活清静许多。”

和庞海生不同,当前在小学任教的林芳则不怕被“骚扰”。每次面对此类投票请求,她二话没说都会选择帮忙。

林芳表示,其实,这类投票能起到感情交流的作用。有些人平时很少有交流机会。但通过此类方式,间接地起到了简单交流的作用,并刷了彼此的“存在感”。

目前正在读大四的沈斯怡对“投不投”这个问题很纠结。沈斯怡表示,“当前,我还是会选择去投票,毕竟碍于长辈的面子,帮自己的亲人。但真不希望他们太频繁地向我催票,这样的‘道德绑架’太恐怖了!”

专家观点:恶性消费人情资源

“朋友圈”变“拉票圈”,拼实力变成拼人脉。除了暑假大热的“萌宝大赛”,近年来,朋友圈里还活跃着其他系列的“求投票”评选活动。如“优秀员工”系列的评选、“最美人物”系列的评选……这一系列地活动都催生了一大批“拉票族”。

注意到,很多拉票活动都是由商家一手策划的,其实并没有任何权威性,表面看来市民似乎能得到实惠,但是实际上礼品只是一个幌子,许多络投票的背后还存在着利用评选活动套取他人个人信息从事非法活动的行为,甚至“花钱刷票”还形成了一条灰色产业链。

对此,社会学家周孝正向中新表示,此类以公开渠道开展评比并存在拉票可能的评选活动,其不具任何权威性,有可能构成诈骗。

“它与传销有点类似,都通过‘杀熟’方式,实现自身利益。”周孝正说,这样的拉票行为应该要被批判,这其实是一种不诚信行为,比“道德绑架”的危害更严重,根本就不应该存在。

中国人民大学学院喻国明教授向中新表示,拉票本身并不构成什么问题。拉票活动是否存在问题,首先要看规则本身。如果明令禁止拉票,开展“君子之争”,再去拉票,就是一种违规行为;其次,要看拉票方式,如果是在朋友圈发布一条消息,号召大家去关注活动,并帮忙投票,那么这种“泛众化”的拉票也并不存在问题。因为举办活动本身,就是要引起关注。

“但如果是以‘一对一’的方式进行拉票,这就存在着道德绑架的成分。因为如此拉票是以个人之间的情感作为一种压力,要求别人去做某种有利于自己的选择,那是一种对人情资源的恶性消费。”喻国明说。

喻国明表示,投票本身要表达的是个人真实的自主意愿,但如果给投票施加一种要求,的确是对人情资源的恶性使用。如此“变味投票”,不值得提倡。(应受访者要求,文中部分人物为化名)(来源:舆论场)

本文来源:澎湃

成都曙光医院电话
长春银屑病到哪家看好
郸城县第二人民医院
汕头妇科医院哪些专业
癫痫药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