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时尚

渔色大宋 第625章:开辟大理商路

发布时间:2020-01-16 19:26:15

渔色大宋 第625章:开辟大理商路

今天的饭桌上很热闹,徐子桢沒那么多讲究,所以不光莫梨儿和扈三娘,就连寇巧衣大野也全都坐了下來,温娴和高璞君眼看要过门了,这几天按规矩不能见徐子桢,至少是不能來他家的,而水琉璃则在徐子桢回來那天就出去了,连徐子桢也不知道她究竟去了哪儿,

段琛好不容易定了定神,神色复杂地又看了一眼阿娇,终究沒说什么,

现在金国已经大军压境,徐子桢经太原一战后名噪天下,谁都知道他是如今金国最强除去的劲敌,可他家里却偏偏金屋藏了个金国的娇,也不知他是怎么想的,

徐子桢看他眼神就知道他在想什么,但他懒得去解释,敬了段琛一杯后问道:“段兄,你们來应天府之前是在汴京么,”

段琛道:“正是,大宋新皇登基,自然是要去礼贺的,”

徐子桢问道:“我还沒去打听,除了大理其他都还有谁,”

段琛掰着手指数道:“金国自然是去的,还有西夏、高丽、日本、吐蕃,哦对了,还有西辽和回鹘,”

“哦,都去了,”徐子桢有点意外,随即忽然想到了一个问題,“对了,老赵家的脾气死要面子,你们送了贺礼必然是有回礼的,怎么样,赵桓都给什么了,”

段琛笑道:“徐兄你可真大胆,竟直呼你家圣上名讳……不过还被你说准了,官家龙颜大悦,诸国使节各自赐了纹银十万两,黄金五千两,明珠百颗,金国则比我们多一半,”

“什么,,”徐子桢猛的跳了起來,暴怒道,“这败家玩意儿,这他妈得多少钱,他拿这些银子招兵买马怕是都能打去上京了,”

段琛吓得脸色煞白,慌忙拉住他:“哥啊,你小声些,须知祸从口出,切莫再说了,”

徐子桢冷哼一声坐回椅子上,兀自气不顺地说道:“我就不明白了,礼仪之邦的名头就这么重要,你大理与宋交好就不说了,可金国现在都骑脖子上拉屎撒尿了,还居然赔着笑脸倒贴钱,最可气是连他妈小日本也來凑份子打秋风,你说赵桓这皇帝是有多缺心眼,”

李猛忍不住插嘴道:“叔你消消气,也不全都是打秋风,不是还有西夏吐蕃和西辽么,算起來还是咱们自己人得的好处多些,”

一旁安静不语的卓雅忽然开口道:“敢问世子殿下,不知吐蕃來的是哪一部,”

段琛的脸上微现尴尬:“是……是阿里王部,”

卓雅点了点头沒再说话,却是有意无意地看了徐子桢一眼,

徐子桢顿时会意,这个什么阿里王看來就是割据吐蕃的众多部落之一,而且有资格有实力去给赵桓朝贺的,估计不比吐蕃王差多少,如果沒猜错的话就是吐蕃王扎朗赞普目前最大的敌人,

他想到这里站起身來:“我去解个手,”说完往屋外而去,找了个僻静地方轻喝一声,“罗吉,”

罗吉应声而至,出现在他面前:“主子,”

“分派人手监视进应天府的诸国使节,除了西夏西辽大理,明白么,”

“是,主子,”

罗吉刚要走,徐子桢又叫住了他:“会读唇语么,”

“会,”

“很好,”徐子桢从怀中摸出一个东西來,“这玩意给你,”

罗吉接过那东西翻看了一遍,小小巧巧一个竹筒,一头大一头小,两边都嵌着一块纯净无瑕的水晶,他疑惑地抬头:“主子,这是……,”

徐子桢神秘地笑了笑:“你现在去门房的屋顶用这东西往堂屋看,对了,用小的那头凑在眼前,我在这儿等你,”

罗吉一头雾水,但还是依言而去,身体一动已不见,片刻之后他又回到了原地,只是脸上满是惊喜与不可思议,连说话也沒了以往的冷静:“主子,这……这是何神物,竟能望得如此远,”

徐子桢得意地道:“对了,这东西就叫望远镜,你手里这个差不多能看三十倍远,小心收着,容易碎,”

罗吉又惊又喜,连话音都有些颤抖了起來:“主子,如此宝物给我,这……这可使不得,”

徐子桢笑骂道:“有什么使不得的,麻溜的给我收好,回头告诉我那些王八蛋的一举一动,尤其是金狗,明白么,”

罗吉深吸一口气,忽然单膝跪地,神色坚毅铿锵有力地说道:“属下遵命,”

他不能不激动,他的目力算好的,但也不能在夜间看到几百步外,可是当他照徐子桢说的在屋顶用望远镜看堂屋里时,却赫然能看清屋内的一切,清晰地就象是在眼前一般,就连屋内众人的表情有丝毫变化他也都看得一清二楚,

这是宝物,绝对的宝物,罗吉瞬间就将这东西的价值定了位,

价值连城,尤其是他这样潜伏探听的,有了这东西后哪怕用如虎添翼來形容似乎都差点意思,

望着满脸激动的罗吉离开,徐子桢摸着下巴喃喃自语道:“回头让卜大哥再去淘几块水晶來才好,今后天机营人手一个望远镜当标配,那该有多牛逼,”

回到屋里后徐子桢对刚才的事只字不提,转而跟段琛谈起了开辟大理商路的事,

从宋到大理早有商路,而且还很多,不过徐子桢插这一脚却沒打算跟别人抢饭碗,他的商队能跑好几条路线,而且随着耶律大石将來打到阿富汗后贸易路线将更远,优势无人能比,大理虽然小,但却是通往蒲甘暹罗(缅甸泰国)的必经路线,眼下有段琛的关系,自然要好好把握住,

说了半天后徐子桢忽然想到个事:“对了段兄,你父亲是什么王,在你们皇上面前说得上话吧,”

段琛段琰兄妹错愕地互望一眼,忽然都笑了出來,

徐子桢纳闷道:“你们笑什么,”

段琰笑眯眯地拉住卓雅的手,说道:“桢哥哥你不知道么,我父亲就是大理王,只是大理算是大宋属国,因此我才只能册封郡主,若不然我可跟卓雅姐姐一般都是公主哦,”

大理国……公主,徐子桢目瞪口呆,

武汉icl手术多少钱
北京肛肠医院预约电话
贵阳哪里治癫痫最好
韶关白癜风治疗价格
河南治疗白癜风医院哪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