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影视

超级世界改造 第八十八章 挑弱的

发布时间:2019-12-05 08:22:54

超级世界改造 第八十八章 挑弱的

针对这种现象,陈不凡特别的做过调查。

心灵感应能力能将某些讯息透过普通感官之外的途径传到另一个物体(人)中。这种讯息在报导中往往描述为和普通感官接收的讯息相同。

心灵感应当前属于玄学(也叫“形而上学”)领域,属于科学范畴,也可称为“心灵感应理论”,但由于人类长久来时常观察到所谓“奇异的交流”和“特异功能”类似的现象,当代人常在研究历史、虚构作品或信仰时用心灵感应或类似的观念来作解释。

有些人往往把心灵感应和预知、透视、共情等几个类似的玄学现象连在一起。某些宗教概念也认为心灵感应是连接仪式与人的心性(爱、情感等)的重要成分,是两个人心灵相通。当一个人想起对方的时候,另一个人也可以感觉到,比如拿起,突然感觉到有人要打给自己,结果很快就响了!这就是心灵感应。

史威登保说过:"灵与灵之间想进行沟通时,只要想一想对方的脸,就可以使那个灵呈现出来,沟通时问话会化成脸上表情,以及头上的「相」,让对方一眼就看出来,回答时也一样,化成相就可以了。灵的思想是可以无限延伸的,在视界终点挡住视界的山峰或森林,只要灵的内心要越过,便可以使阻挡的景物变成半透明及至透明,而使视线再往前看到新景物。"这或许是心灵感应的基础吧!

可能人的意识是有形的,存在于无形的空间中,当两个相同的意识重叠的时候,被各自的大脑接收到就出现了心灵感应。

一般来讲,感情很深的人之间会存在心灵感应。像热恋中的情侣一样。

像双胞胎,大多数的双胞胎都会有心灵感应,虽然科学家不承认,但是双胞胎都会有很多事情。一个综艺节目是关于双胞胎之间的比赛,这个比赛中的参赛选手全是双胞胎,他们的表现都是非常的默契。即使蒙上眼睛都可以知道对方在表达什么,在做什么。看着很神奇。

其实当初的陈不凡是在研究关于,念动力的产生和念动力控制物体方面的事情。就像特异功能那种东西。当时因为这项研究,所以才对以上的心灵感应做过一次调查和研究。

格尔斯手上提着一个可怜巴巴地小兽,小夏克雷诺顿。此时,虽然不能动,不能说话,但是眼睛却可以动,和哭。不过格尔斯却不会因为小夏克雷诺顿可怜的样子而为之动容,就算是吃了这只小夏克雷诺顿,格尔斯也做得出来。能在手上提着它已经是小夏克雷诺顿非常的幸运了。而且,等目的达到了,格尔斯也不会杀了它。只是受一下惊吓。

格尔斯原先和狂暴胡迪相距大约1公里的范围,但是现在格尔斯因为小夏克雷诺顿的事情,从而耽搁了一段路程和时间。加上狂暴胡迪被小夏克雷诺顿父母的气息给吓住了,从而使出了吃奶的力气奔跑起来,所以此时的狂暴胡迪和格尔斯的距离大约相距有4公里。

格尔斯清楚狂暴胡迪是要绕着山峰半圈,重新变回直线的路径

。毕竟狂暴胡迪原本就是一直走直线,刚刚察觉了强大生物的气息才决定绕一个圈的。

格尔斯也就看是沿着山峰跑动了起来,速度也开始加快。就算手中提着一个小夏克雷诺顿,也丝毫没有影响到格尔斯的速度。身后被格尔斯跑动的速度带动起了一连窜的狂风,狂风吹响了周围的树木和花草,将它们吹的斜向了格尔斯。同时在狂风吹过的地面也仰起了一阵飞散的泥土,泥土和格尔斯相距3米左右。

一会儿,格尔斯就看见了前方1公里开外的狂暴胡迪。此时的狂暴胡迪总算不是太惊慌了,心情平静了下来。没有在后面在后面看见那个强大的生物由追过来,心中想着“以后不能再走这里了,没想到这里的生物这么强大,原本以为这里的生物就算比我厉害也不会太夸张,看来我想的有些简单了。”

看见了狂暴胡迪后,格尔斯又回到了不急不慢的状态。看了眼手中晕乎乎地小夏克雷诺顿后,将自己的速度降了下来。刚刚的速度太快,还是幼小形态的小夏克雷诺顿被突然的加速度下,给冲的身体难受,晕了过去。若不是嘴巴被堵上,估计要吐出来了。

终于现在说的缓过来了,小夏克雷诺顿不亏是高级生物的后代,仅仅15秒的时间它就回复了过来。眼睛睁开,恨恨地瞪了格尔斯一眼。但是格尔斯一低头,那小家伙就又撇开了眼睛,不让格尔斯看见。小夏克雷诺顿可不想再被格尔斯一顿狂奔,这可不好受。

过了半个小时,狂暴胡迪看见了山峰边缘的尽头了。到了这个地方,只要再走个一段距离就可以到达狂暴胡迪族群的位置。

此时通过山峰后,后面是一大片的森林,森林的树木有高有低。生物也有一些,但是基本都是小型的生物。因为森林里是很危险的,各处都有着暗杀者,所以一般来讲生物都习惯去那些视野开阔地地方行动。

前面出现了一只生物,挡在了狂暴胡迪的面前。狂暴胡迪懒得理它选择了无视它的存在,那只生物对着奔跑而来的狂暴胡迪咆哮了一声,发现狂暴胡迪没有停留的迹象,以为狂暴胡迪害怕自己,然后又吼了几声,没有前去追击。身体从警惕状态恢复会放松的状态。

一会儿,又有一只生物过了过来。这时这只生物看见这只奔跑过来的生物,身材瘦小,手中还提着一个肉球。和先前经过的生物比较了一下,发现这个奔跑过来的生物实在是太好欺负了,而且还是买一送一。接着它的口水就蔓延了下来,开始发出“格呃”的声音,一副狰狞的样子盯着对面而来的生物。

在对面的生物越来越近的时候,这只生物“咆”的开始对着奔跑而来的生物吼叫起来。嘴巴长的大大,仿佛要择人而食。

对面奔跑而来的生物不用想就知道是格尔斯了,手中提着的肉球就是小夏克雷诺顿。此时的小夏克雷诺顿看着那张血盆大口,吞咽了口口水,一副害怕的样子。

北京京都儿童贵吗
咸阳市长武县妇幼保健院怎么样
长沙治疗盆腔炎方法
成都哪的医院治癫痫病最好
黑龙江治疗睾丸炎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