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影视

阵符赋 第四十章 铁链依旧在

发布时间:2019-10-12 23:18:05

阵符赋 第四十章 铁链依旧在

叶三第一次看到这样的人,她说道:“你真不要脸。”

楚向生冷笑道:“我的脸又不好看,不要也罢。”

叶三实在是无话可说。

楚向生此时已经将一只手放在了那依旧布满灰尘的道袍上,另一只手则拉住了铁链。

他发现这衣服并不好扒,所以他并不打算扒下来,他只是拉开部分生锈的铁链,伸手进入衣服的口袋去寻找。

他的手在破旧道袍里面摸索了好一阵子,最后无论衣袖还是衣襟,整个道袍楚向生全部搜索过了一遍,但是还是什么都没有发现。

他被一阵灰尘呛得咳嗽起来。

“难道在他下面?”楚向生眼光往下道人盘坐的双腿,脸色有些古怪,只是这圣人藏东西的癖好也太奇怪了些?

叶三站在一旁,面无表情。

楚向生心中说了一句多有得罪,然后便伸手摸去。

只是忽然,那人睁开了眼睛。

铁链微动。

那人身体也微动起来。

“咔擦。”

忽然有如碎石摩擦一般的声音从骨山之上传来,在这片空间引起一片轻微涟漪。

这是捆在他身上的铁链发出来的声音。

叶三瞳孔一缩,第一时间横出雪剑,冷冷盯着前方。

楚向生脸色凝住,手放在半空顿住,咽了口水说道:“这家伙……怎么活了?”

……

悬桥外的周鸣阳等人看着前方,想着进入阵法便一直没有消息的叶三和楚向生,脸色有些不安。

宁飞雪身后那两个黑衣青年除了看向有些疑惑地看向悬桥,偶尔有目光看向前方的闭眼不语的宁飞雪之时,闪过一丝敬佩。

宁飞雪依旧没有睁开眼睛。

他周遭的灵气在不断凝聚,此时早已经十分浓稠。他的头发被阴风吹起,衣襟也微微飘动。

此时他终于睁开了眼睛。

有锐芒从他那漆黑的瞳孔中射出,一股强大的气息从他身上传来。

然后他脸上露出一丝失望的神色:“就差一点。”

身后那两位大青宗的黑衣弟子见到宁飞雪睁开眼睛,一人连忙道:“宁师兄才入无通上境不过一年,便已经可触碰第三境的那道屏障了,已经是十分了不得了。”

另一人也说道:“就算是司裁决的那位,天赋也不一定能比得上宁师兄的。”

陈玉灵三人感受到了宁飞雪的气息,不由得有些骇然,宁飞雪才堪堪二十岁,居然已经快要突破第三境了,这天赋果然犹如妖孽一般可怕。

宁飞雪没有说话,他已经感觉到了自己要破镜的契机。他抬眼朝着前方被浓浓黑雾覆盖包围的悬桥,甩了甩衣袖。

他说道:“此番走这么远的路来到大庆国北方这里,自然不能没有什么收获。”

他知道此时叶三并没有死,所以里面并不是绝对的险境。

他脸色平静,抬脚朝着悬桥走了进去。

两个黑衣青年相互望了望,看着自家师兄走进了被黑雾包围看不得真切的悬桥,犹豫了一番。

苏宁儿三人看着宁飞雪逐渐消失的身影,也沉默不语。

其中一个黑衣青年咬了咬牙,他说道:“宁师兄他们都进去了,我们怎么能安逸于此?”

说完他身上无通气息一散,也走进了那座冷风吹摇的木桥阵法之中。

另一个黑衣青年不说话,也跟了上去。

周鸣阳整了整黑衣,然后对陈玉灵说道:“叶师妹一个人在里面不安全,我们也进去吧。”

陈玉灵则是看向苏宁儿,她说道:“苏公子已经跟着我们到此,如果不愿意再进去的话,也可自行离去。此番我们大青宗来大庆元骊山谷的事,希望苏公子看在当初我们救你一命的份上,能够不对于阵门山的师长诉说。”

苏宁儿沉默不语,他看了看黑雾,想了一下。最后他开口说道:“我此番到这里没有帮上两位的忙,是有些遗憾。但是既然有幸可观阵符山神阵师的阵法,不进去岂不是可惜了?”

……

叶三空中白剑的剑气猛然散发,她凝神看着那道微动的身影。

她深吸一口气,然后说道:“管你什么妖魔鬼怪,我一剑斩之

。”

话落,叶三手中雪剑便卷起一阵剑气,朝着那瘦骨嶙峋的道人砍去。

楚向生看着叶三的动作,连忙后退。他急忙喊道:“你这臭婆娘是想连我也一起砍吗?”

道人刚刚睁开的浑浊眼睛露出精光,他手上却没有任何动作,任凭这一剑砍在了身上。

虽然叶三这一剑避开道人那破旧却奇异的道袍,朝着他裸露而布有灰尘的脖颈砍去。但是当雪剑斩在了道人的身上时,却犹如一把菜刀斩在了一片坚韧的钢铁之上。

雪剑被震开。

剑气没有砍开道士的脖颈,但却透过了道人,斩在骨山的片片骸骨之上,这些亡骨被剑气绞成碎片骨灰,然后被冷风吹成一片白雾。

楚向生看着骨雾消散后再次现身的道人,一脸惊讶。叶三这一剑已经是全力一击,居然根本破不开这道人的肉身!

这枯槁的道士究竟是人是鬼?什么境界?

“小雪剑?”

那道人垂耸着眼皮,精光过后的眼神有些无精打采,只是他看着叶三手中的雪白无洁的剑,沙哑的声音带着些许惊讶。

随后他摇了摇头,早已经散乱枯干的道髻扬起一阵灰尘和骨灰。他看着叶三继续说道:“小女娃才堪堪无通,居然能砍出如此大气的一剑,真是厉害啊。”

叶三紧握小雪剑,一脸警惕地看着枯槁道人:“前辈是什么人?”

“贫道是什么人?”道人闻言愣了一下,然后他便笑了起来:“是什么人呢?太久了,忘了。”

接着他低头看了看束缚捆绑在自己身上的那一条条粗大生锈的铁链,拉耸的眉头一挑:“铁链依旧在啊。”

楚向生紧紧盯着枯槁道人,他不知道这个老怪物活了多久,被困在这里多久,也不知道他境界高有几许,还有多少实力。

他紧紧握住手中黄伞,随时准备打开。

枯槁道人歪了歪脑袋,看向楚向生问道:“阵符山的小辈?这一次为何你师长没来?是不是觉得我已经灯枯油尽了,已经不需要折磨我了?”

楚向生内心一震,难道这道人居然一眼便看出他是阵符山的人?

泰安治疗白带异常医院
包头男科医院
鸡西哪家医院治疗牛皮癣
泰安治疗不孕不育方法
包头男科医院哪家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