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给当代艺术加点儿音乐

发布时间:2019-07-12 22:17:53

给当代艺术加点儿音乐

文艺不分家,从路易奇·罗索洛到约翰·凯奇,音乐与艺术的跨界历史源远流长。而今的艺术家们同样利用音乐为自己的作品增添魅力、丰富形态,或者,圆自己的音乐梦想。从原始的巫咒,到婉转的歌剧,乃至街头的节拍,他们利用音乐的语言进行跨文化的交流。“这将是创意无穷的时刻。”肖恩·比德尔如是说。

伊丽莎白·富勒顿

(ElizabethFullerton)

本月,纽约新博物馆的一层楼面将盘旋着古老的悲歌,仿佛将游客带回到公元前612年的亚述——彼时,帝国正遭受袭击,摇摇欲坠。歌曲的创作者、意大利艺术家罗伯托·兹沃基(RobertoCuoghi)将唱起这首悲歌,并用公羊角、非洲琵琶、椰子壳和印度象铃轮流伴奏。

另外一层楼面,10个拿着吉他的行吟诗人将分散坐在展厅中的不同位置,唱起1977年一部冰岛邪典电影中性爱场景的对白。这些演出者是拉格纳·基亚尔坦松(RagnarKjartansson)的空间音乐作品《用洗碗机带我到这儿——婚姻的纪念》(TakeMeHerebytheDishwasher-MemorialforaMarriage)的一部分。那部性爱场景将投影在展厅一面墙壁上循环播放,片中两位演员正是基亚尔坦松的父母,这件作品是对他们已经结束的婚姻的颂歌。“拉格纳利用音乐表达情感和诱惑,”新博物馆副馆长和展览主任马西米利亚诺·吉奥尼(MassimilianoGioni)表示,“这是关于景观的理念,让观众有更感性认识。”

“嘻哈乐是新的世界语”

波兰艺术家帕维尔·阿尔塔梅尔(PawelAlthamer)正在博物馆举办展览“邻居”(TheNeighbors),艺术家安排了50名街头音乐家在大楼入口处轮流演出,这一系列演出成为艺术家作品的背景音乐。简宁·奥尔森(JeanineOleson)于4月23日起也在博物馆举办展览“听见,这里”(Hear,Here),检验声音的用途,在4个月驻场期间为一部实验歌剧收集素材。

新博物馆的每一层楼面都传来不同的声音。音乐正愈发成为视觉艺术家使用的元素。从原始的巫咒,到婉转的歌剧,乃至街头的节拍,他们利用音乐的语言进行跨文化的交流。多样的音乐正符合吉奥尼的繁杂口味,他是去年威尼斯双年展“百科全书宫殿”的策展人。

5月开始,在新博物馆,卡蜜儿·亨罗特(CamilleHenrot)的视频《累得要命》(GrosseFatigue,2013)将呈现当代嘻哈音乐的多样景观。这部作品探讨了在信息过载的数字时代中的分类和文化生产系统,法国艺术家去年以其获得了威尼斯银狮奖。

“嘻哈乐是新的世界语,”吉奥尼说道,“它比摇滚乐更加普遍。”

黑色的怀恩豪斯

美国新奥尔良的表演艺术家塔米卡·诺里斯(TamekaNorris)在成为饶舌歌手的梦想破灭后,进入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和耶鲁大学学习艺术,她表示,自己整个视觉艺术实践都根植于饶舌音乐体系,注重小样、挪用和混音。

诺里斯在很多音乐电影中挪用了很多艺术史和大众文化元素,利用饶舌乐来批判性别角色和种族政治问题。例如,在《黑色会》(BacktoBlack,2011)中,她扮演了三个艾米·怀恩豪斯(AmyWinehouse)。“作为有色人种女性,我扮演了一位扮演黑人音乐家的白人音乐家。这种多重转换也许指向同一个主题,也许创造了崭新的内容。”她解释说。

《舔食者》(Licker,2010)中,诺里斯在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身着比基尼和毛皮大衣,身边环绕着马蒂斯和罗丹的裸体雕塑。她在“视频荡妇”和男子气概的说唱歌手两个角色间不停转换,“我是黑色的辛迪·舍曼,还有一点卡拉·沃克。”

艺术家正在为今秋举行的新奥尔良前景三年展准备一部长片,以她的另一个饶舌的自我米卡-简(Meka-Jean)为中心。而现在的展览“对你太好(介绍米卡-简)”[TooGoodforyou(IntroducingMeka-Jean)],诺里斯推出了影片原声带的歌曲,她希望可以回到原点启动自己的音乐生涯。“我一直倒着走,希望最终成为一个流行明星。”她开玩笑地说道。

每个人的4分33秒

视觉艺术家制作音乐、与先锋音乐家合作早有先例。在纽约,古根海姆博物馆正在举办关于意大利未来主义的调查,及现代艺术博物馆在举办展览“永不会有寂静:约翰·凯奇的4分33秒”,策展人回溯历史,追忆未来主义作曲家路易奇·罗索洛(LuigiRussolo)和现代主义者凯奇在视觉艺术方面的创新,这些创新的影响至今深远。

凯奇的影响在康乃狄格州奥德里奇当代艺术博物馆(AldrichContemporaryArtMuseum)的展览“音乐”中可见一斑,特别是在一间布鲁克林艺术家哈维拉·西蒙斯(XavieraSimmons)的持续5小时分成3部分的演出中。这件作品包括一个“系统控制者”根据偶然因素呈现影像,同时西蒙斯将颜料和其他材料泼洒在画布上。与此同时,一位歌手将摇滚、乡村、爵士、圣歌混合,制造“声音风景”。

凯奇1952年演绎的4分33秒的“寂静”多年来对于艺术家是不可抗拒的诱惑。“我觉得每个人都有自己的4分33秒,类似一种仪式,”简妮·C。琼斯(nes)表示,他的作品经常在先锋作曲家、爵士乐手和视觉艺术家间建立对话,分享他们关于抽象的语言的共同兴趣。琼斯自己的4分33秒作品,名为《缓慢,沉默的方式,凯奇》(Slowly,InaSilentWay,Caged,2010),将米尔斯·戴维斯的唱片《沉默的方式》以数字方式降速,放缓至4分33秒时长。

对于跨界艺术家散福德·比格斯(SanfordBiggers)来说,“灵魂乐教父”詹姆斯·布朗(JamesBrown)、萨克斯风手约翰·柯川(JohnColtrane)等音乐传奇对他的作品而言和约翰·凯奇同等重要。比格斯经常和自己的乐队“月亮药丸”在艺术空间演奏放克、朋克、亚洲音乐混杂的音乐。艺术家4月在曼哈顿的林肯中心有一场演奏会,他将美国黑人历史、佛教、艺术史等元素编织入音乐、雕塑、视频和绘画等形式中。他称自己的作品是“两者皆是/并列-不仅/而是-音乐或艺术”。

“一个有趣的大熔炉”

调皮捣蛋的查普曼兄弟以长着阴茎鼻子的儿童雕塑闻名。其中的哥哥迪诺斯·查普曼(DinosChapman)而今也开始作音乐了,并且他的作品还收获了商业成功。查普曼去年10月推出了4首歌曲的EP大碟Luv2,迅速成为英国各大音乐节的常客。

多年蜗居地下室在电脑上“修修补补”之后,查普曼被英国独立音乐厂牌“乙烯工厂”(TheVinylFactory)创意总监肖恩·比德尔(SeanBidder)发现了。查普曼的首张专辑“Luftbobler”融合了环境和电子声音,去年发布时获得了毁誉参半的评价,人们期待着查普曼兄弟的残酷艺术在音乐界延续下去。

除了查普曼,比德尔还有一系列艺术家项目,包括以《钟表》获得威尼斯金狮奖的克里斯蒂安·马克雷(ChristianMarclay)和瑞典萨克斯风手马兹·古斯塔夫松(MatsGustafsson)在咖啡馆的演绎,还有4位音乐家与康拉德·肖克罗斯(ConradShawcross)制作的机器人雕塑联手合作的演出。“这不仅仅是跨界,会有很多合作,”比德尔说,“这将是创意无穷的时刻。”

比德尔打算将更多视觉艺术家纳入麾下——他看上了特立尼达画家彼得·道伊格(PeterDoig)和旧金山涂鸦艺术家巴里·麦基(BarryMcGee),期待着在流行艺术和先锋艺术领域促成更多跨界。“我们受到纽约市艺术界各种新奇并置的启发,沃霍尔和涂鸦艺术家,马克雷和勃朗黛,看看会出现什么,”比德尔说,“也许这会是一个有趣的大熔炉。”

微店怎么找货源
微商城哪个好用
免费超市收银系统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