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细数着猫儿骂(1)

发布时间:2019-12-05 04:45:14

上世纪70年代初年,那场“史无前例”的红色风暴相对稳定下来。我被任命做了一个建筑工地的甲方负责人。为防止夜间物料丢失,找来一个叫董大爷的老头儿帮我们做夜间巡逻。由于工作紧张,董大爷已经一个多月没回家了,我打算放他一天假让他回家看看,他的夜班有我和景会计来代替。傍晚,他那略显混浊的眼睛里涌出了乞求般的目光:“你,帮我照看一下小鹅”。我满口答应着说:“没问题,放心去吧”。

董大爷养的小鹅圈养在一个纸箱子里,总共十二只,全身长着黄黄嫩嫩的绒毛,经常绕来绕去、寻寻觅觅,还不时的互相用长长的、扁扁的喙梳理着自己和伙伴们那同样的绒毛,叽叽咕咕地叫唤着,很是可爱,很是喜人。他走后,我把一碗鹅食拌好放在纸箱子里,那小鹅们便蜂拥地、争先恐后地抢吃起来。只待碗里的鹅食吃得所剩无几了,才一个个抖起那吃饱的素袋,昏昏欲睡、打起盹来。小鹅们能吃得饱,那是我对董大爷所做承诺的兑现,心里觉得很坦然。我把那个盛着小鹅的纸箱子放在工棚门外的西侧,让那些可爱的小鹅在晚霞的映照中沐浴黄昏的清凉。我仔细的欣赏着它们美丽的睡姿,心中生出一份怜悯,不忍心去惊动它,想让它们美美的睡上一觉。

“吭噔吭噔”,工棚后面传来了从汽车上往下卸木头的声音,那是我定购的木料运到了。我无暇再守着可爱的小鹅,同了景会计,绕过一堆沙石,来到屋后面。几个工人从汽车上往下卸木头的巨大声响震得那工棚上面的瓦片也在颤抖,木头间相互撞击的响动更大,“吭噔吭噔”的响了足足有十分钟,那车木头才算卸完。我们招呼司机和几个工人到屋里歇一会儿,我走在前面领着大家绕回那堆沙石向屋里走去。啊,极其悲惨、极其可恨的一幕突兀地展现在了我们眼前。

那个盛着小鹅的纸箱子的上沿处,一只小鹅的头和脖子耷拉着,脖子里流着鲜红的血,小鹅的眼睛眯缝着,又长又扁的喙半张着,发出悲惨的、求救般的呻吟声,没呻吟上几声,它就死去了。我情不自禁的“啊”了一声冲上前去,忽见一只小不赢掌的老鼠,从纸箱子里仓惶地逃出来,一溜烟地蹿进屋里,一拐弯蹿进了西面的套间去。当我走进那纸箱子时,见那里面的十一只小鹅,全都血淋淋的、横竖不一的、胡乱的躺在箱子底上,它们已经不挣扎、不呻吟,全都死了,一个也没能幸免。

大家都看见了,是那只可恶的老鼠咬死了可爱的小鹅。不需要侦察,不需要破案,杀死可怜小鹅的凶手就是那只罪恶的老鼠。这只小不赢掌的老鼠何以有如此能量?竟然在短短时间内咬死了所有的小鹅!它何以会如此天胆?就在我离开小鹅十分钟的时间里,就在那卸木头的山响声和剧烈的震动中,就在这光天化日之下,它竟做下了如此大血案。我对这贼老鼠真得是痛恨极了。说时迟那时快,我紧追到工棚的西套间寻找老鼠的踪迹,哪寻得见。但见床下面有一个不大的老鼠洞,充其量不过杏儿粗细,可见那只老鼠只是个一般的中小老鼠,根本算不上什么硕鼠。于是,它也就更加可气、更加可恨了。

共 1207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所谓祸起萧墙,一只小老鼠杀掉了十几条鲜活的生命,可恨之后又感叹生命的脆弱。【编辑:耕天耘地】

1 楼 文友: 2011-06-27 10:09:19 生命鲜活也脆弱,老鼠可恨也无奈。

回复1 楼 文友: 2011-06-27 18: :26 谢谢耕天耕地老师编辑点评!问好了!

2 楼 文友: 2011-06-29 20:49: 2 鲜活的生命转瞬即逝,感叹生命无常。向作者问好。 自由职业者

回复2 楼 文友: 2011-06- 0 16:59: 4 谢谢三刀老师光临阅读留言!祝愉快!

北京维尔口腔医院怎么样
北京有哪些眼科医院
贵州治疗宫颈炎方法
长沙专科癫痫病医院是哪家
昆明治疗包皮包茎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