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朱雀之王女归来 第三十七章 君若无情

发布时间:2020-01-16 14:50:10

朱雀之王女归来 第三十七章 君若无情

自打阿莫出现后,林菲的心事重了很多,很多时候都在恍然出神中,对这孩子始终有心防。大约是因为看上去不讨娘亲的喜欢,增添了不少委屈和可怜,倒引得四位领主都爱护有加,十分疼爱。

林菲虽有一腔心事,但凶兽们心思大多粗犷,无人言说,于是性情也变得沉默寡言。渚淼虽有所察觉,但他于揣度女人心思上十分笨拙,暗暗着急,却也只变着法儿哄她开心,无法开解。这让她忽然有些想念那条蜃龙了,若是有黄粱在,至少可以一解倾诉之苦,也可出谋划策。

那一日,林菲在殿中召集领主议事完毕,挥挥手示意大家可以离去。其他三人都走了,渚淼却留了下来,走到她的书案前,瞟了一眼桌上的文书,沉声道:“这些日子听兔子说你频繁派人去大陆的边界巡视,并且一日一报,这是为什么?”

林菲拣起一份上报的帖子翻看,一边随意地说:“不过是些日常巡视。”

渚淼把她手上的帖子拿开,把她一下子抱到书案上坐好,林菲本能发出一声惊叫,身子极力后仰,避开着某人俯身过来的脸和凶巴巴的目光,捂住胸口问:“你想干嘛?”

渚淼把双手撑在书案上林菲的身体两侧,逼近她的脸,淡金色的眸子中有怒气弥漫道:“林菲,你能不能别什么事都放在心里,究竟是觉得我无用呢还是先前那些话只是戏弄于我?你可曾有一刻在心里果真把我当做夫君?!你的心,果然还是无情。”

林菲有片刻的怔忡,似是不明白他如此生气的缘由。这失神之间,更加重了渚淼的失望、愤懑和委屈。种种情绪在心头冲突激撞,让他的眼神几乎变成一片黑暗的深渊。下一刻林菲只觉得她的腰身猛然被箍紧一个有力的怀抱里,炙热的唇息和柔软带着一点力道扑了过来,在她如花瓣般娇嫩的唇上恣意噬咬、厮磨。林菲的头脑空白了片刻,直到感觉有微凉的舌想要撬开她的唇齿,往更深处贪婪探索,她才悚然一惊,双手重重推出,立即结束这等耳鬓厮磨面红心跳的场景。

被推开的渚淼站定了看她,脸上有着淡淡的红潮,眼神却在一瞬间由炙热变得冰冷,他沉默着看着因尴尬而抿紧了唇齿的林菲,“君若无情我便休,何必自欺欺人。”淡淡的语句落下,如同一地晶亮破碎的琉璃,说完后便转身头也不回地离开。

嘴唇上被蹂躏后火辣辣的痛感还在,望着渚淼的背影,一些复杂的心绪涌上心来,突然压得林菲有些喘不过气,她有些颓然地坐了下来,趴在桌上,把头埋进手中,良久。

殿中安静得如针掉在地上也听得见。静静目睹这一切的巨兔转了个身,在门口处放下茶盏离开。

云泽里天气多变,晴朗时候水气蒸腾,如梦似幻,多有海市蜃楼的幻象。好在陆主殿所在的山腹谷底是个冬暖夏凉的所在。这一日,林菲照例在殿中听着来自栖霞各处的生灵的汇报,眼神却时不时往下手方空了的一张座椅上瞟。

“报告陆主,今年大陆共新生羽类八千六百七十二,兽类一万一千二百零八。”

“好,粮食储备可充足?”

“报告陆主,今年庄稼长势喜人,看来粮食既过去两年又要丰收了。按目前大陆人口计算不成问题。”

“好。仓廪实而知礼节,衣食足而知荣辱。教化的工作进展如何?”

“报告陆主,迄今入学堂开智的羽兽计有三千,化形、修习的羽兽已达五百。”

“嗯,不错。采矿冶炼的情况如何?”

“已按您吩咐,将所有兵器制作完毕交由梼杌领主分配给弟子们操练。”

林菲转头问一个瘦瘦矮矮的小个子:“边界有无动静?”

“我们鼠族在边界沿线已日夜监听,一切正常。但有任何异动,立即回报陆主。”

“唔。”林菲沉吟点头,过了一会儿,见底下安静,问:“还有报告的没?没有就散了。”叫住这位鼠族家长道:“叶硕,我稍后到边界一趟,告诉你的族人无需惊动,各司其职。”

梼杌从座椅上站起身来说:“我还有事想单独跟陆主聊一下。可否介意同去?”林菲摇摇头。梼杌遂唤了只鹏鸟,林菲显出真身,二人一前一后落在了栖霞大陆的边境上。

栖霞大陆经过漫长的生长,现在基本已经不再有生长的痕迹,但它仍然被云泽所包围着,林菲一边远眺云泽的尽头水天一色,一边徐步前行,开口问道:“梼杌领主有何事赐教?”

“菲儿说笑了,我不过占了虚长几岁的便宜,这无人之际你我就不要说这些辞令了显得生分。”

林菲从善如流:“那陶翁是有事想要询问菲儿?”

梼杌叹了口气,尽是萧瑟之意,不答反问:“菲儿猜猜我在这云泽里困了多久了?”

林菲摇摇头。

“太久了,久到我都没办法数得清自己的年轮了……”

“我来给你讲一个老掉牙的故事吧。创世之初,那位夏亚之神创造如许丰富的生灵,到处生机勃勃,可很快就因为过度繁衍而变得混乱无序,为了天地秩序的平衡,夏亚的一颗石头放出了四头凶兽,也就是我们,暴虐滥杀、为祸四方,直至后来率领神兽把我们放逐在这幻境中。四兽之中,我是最先开智的,因此知道这一段始末,他们三个却是在这云泽后才开智,所以以为就这一方天地,对这云泽以外知之甚少。”

“神兽?”林菲吃惊得后退一步。

“对,其中应该有你的朱雀先祖。”梼杌点点头,脸色未变。

大哥不是吧,你突然跟我说这个,亲人秒变仇人,我很忐忑的好嘛。

梼杌看着林菲难看的神色哈哈一笑道:“菲儿,你不必紧张,我若是有心找你算这笔陈账也不会等到现在了。”

“何况,我虽知道你的身份,却觉得你像一个谜。明明年纪那么小,却有一个仿佛穿越亘古的灵魂。”梼杌深深看了林菲一眼,看得她有些心虚地避了开去。

好吧,我承认您老的一双眼睛早就看穿了一切!林菲心里乖乖地说。

“那你跟我说这些是?……”林菲试探地问道。

梼杌反过来严肃地问她:“现在轮到你告诉我了。你从云泽以外来,这些年我留心看着,见你并无异心,反而安于在此,只有两种可能:要么你只是误入却和我们一样无法出去;要么你根本就不想出去。菲儿,我先前不想知道你是怎么来到云泽,又为什么留在云泽,可你最近频频让人注意陆地的边界和云泽的动静,这让我不得不猜测,云泽有大事要发生。”

梼杌停了下来,等着林菲。

“我的存在对原先世界的亲人是个灾厄,我的确想在云泽里直至寂灭,此处已经是我的桃花源。可是……”林菲掬了一捧云泽的海水,又任凭水珠从指缝中泄落。她轻轻吐了一口气,用手在空中画了一个圆圈道:“如果把云泽这个封闭的幻境比作鸡卵,此时已可能有了裂缝,你能听懂吗?”

“不可能!”轮到梼杌震惊,久久张着嘴巴:“幻境是无形之物,怎会有裂缝一说?!除非……”

“除非幻境已经开始实化。”林菲平静地替他说了出来。

“……你是从什么时候知道的?”梼杌沉默了半天,问。

“阿莫。那个孩子,我跟他是有些缘分的。”林菲思绪似乎一下飘飞到了遥远的地方。

昔日化神渊一游,她本是为了祭奠白晥而去,却撞见了被飞蓬押过来的少年,额上有独瓣莲花记号、目光亮得渗人。他凝神看了她片刻,突然在她毫无防备之时绽放了个灿烂的微笑,露出雪白的牙齿,邪魅中透着天真,一边笑着,一边飞跃而下,说出的话声音洪亮,一字一句敲打在林菲的心上。

他说:“妖神苏謩,殿下且记着,我们后会有期!”

若不是那一日渚淼唤他“阿莫”,若不是他左目中封印的独瓣莲被她以神力探知,她怎会想到这如同谶言般的“后会有期”果然如此。

化神渊中,是妖是神都会形神俱灭,不可能有任何转生,妄论轮回。

可这孩子酷似的眼睛却实实在在地告诉她,这是苏謩,不会有错。

妖神,果然是不灭的吗?

这一片生机盎然的大陆,既凶兽、煞星以外又降临了一位妖神,她实在很难判断,究竟是福是祸。若这云泽仍是那个与世隔绝的云泽,那么她、渚淼、阿莫,可能终归不过是大陆上平凡幸福的一家人,可她心里,似乎打从苏謩出现时,就埋下了一丝隐隐的不安。

梼杌虽不知晓此时林菲心头转过的万千思绪,见她沉思不答,痛心道:“难怪你如此绸缪,忧虑重重,实在难为你了。”

“可是!”他话音一转,带了怒气瞪着林菲道:“这么大的事情你打算一个人不扛着吗?把我们当做什么呢?下属?还是一群不中用的兽类?”

他的话中满含痛心之意,带有冷冽自嘲意味,背过身去:“看来陆主从来没有把我们当成兄弟,是我们几个高看了自己。”

林菲有些愕然,半晌苦笑道:“陶翁你真是折煞我了,我怎敢与你们称兄道弟。”

梼杌身体有些颤抖,不发一言径直就走。

林菲飞跑一步到他面前拦住,正视他的眼睛道:“我一直把你们当做,朋友。”

新民市第二人民医院怎么样
通海县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小儿癫痫病
兰州治疗前列腺增生方法
牛皮癣治疗盐城哪家医院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