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汉皇刘备 第四百五十四章 风雨并州(十)

发布时间:2019-09-26 01:20:22

汉皇刘备 第四百五十四章 风雨并州(十)

这个人,正是范永派出来的,今天的攻防战,范永撒出了无数的家仆去观战,自己也在高处遥望战况。虽然青州军没有一战而下晋阳城,但范永却见识到了青州军的凶悍。晋阳守军那软弱无力的抵抗,在青州军一往无前的冲击之下,也不知道还能坚持几回?范永相信,要不是有着坚固的城墙阻挡住了青州军的攻势,这会儿的晋阳城,只怕已经落入青州军的手中了。

看到晋阳城防线摇摇欲坠,范永哪里敢怠慢片刻,忙把自己的亲信给派了出来向青州军输诚。免得自己大腿还没抱上,青州军就自行打进晋阳城了,到时青州军进了城,自己对青州军还有什么用?

范永派来的人,到了这杀气腾腾的军营,见到这刀晃晃戟明明的阵仗,脚都软了。一待见到赵云,立马就双腿一软,趴伏于地,一五一十,竹筒子倒豆似的把范永所交待的便全说了。军中最重好汉,见这人软脚虾似的全无一丝胆气,赵云等人也便随意将其打发了出去。随后,赵云在大帐中沉吟一会,乃道:“国让,文远,以汝二人之见,范永斯言可信乎?”

田豫略一思索,便道:“将军,我大军自来并州,屡战屡胜,今大军来此,兵围晋阳,破城指日可待,城中军民只怕早已吓破了胆,范氏被困城中,除了投靠我军,别无他法以自保,以末将之见,其言可信!”

张辽也附言道:“正是如此,其若不献城以自保,此战恐难脱身!”

赵云听了便是冷笑一声:“他以为投靠我便能脱身了?通胡、卖友、献城,似这等不忠不义不仁之人,留之何用?这等墙头草,早早砍了脑袋才好。”

范永还在城中做着升官发财的美梦,却不知道,这里赵云冷冰冰的一句话,就已经决定了他的未来了。

赵云继续开言道:“既然城中有人要献城,那明日便按范永所言行事。国让,汝明日自行攻城,城中火起之后,吾便率部杀入城中,与范氏相合。文远,你引一部人马随于吾后,若范永胆敢使诈,待城破之后,汝便替吾诛了范氏满门!”说到这里,已经是杀气森森了。

田豫和张辽知道赵云是什么意思,怎肯让主将去以身犯险,于是忙开声道:“将军乃一军之主,当留后指挥,先登之功,便让于末将罢!”

一番争执之后,便改成张辽率军攻城,田豫等城中信号发出之后与范氏相合,赵云则率部尾随田豫之后,以备不测。按赵云之意,内心本来还是偏向张辽去的,毕竟比起田豫来,张辽武力更胜一筹,若城中有变厮杀起来时更占优势。只不过张辽乃是吕布副将,而吕布又是新附之臣。明日入城之战颇有风险,是以赵云也不好让张辽先行,免得有甚差池,不好向吕布交代。

第二日,隆隆鼓声中,攻防战又开始了。或许是昨天抵挡住了青州军的如潮攻势,又经历过了战争的磨砺,今天的晋阳守军比起昨天来,却是更沉着更冷静些了,不再手忙脚乱,不再胆战心惊,虽然看见血肉横飞的场面仍有些腿脚发软,却也能够直面这淋漓的鲜血了。

两军你来我往的拼死搏斗,杀气冲霄中,不断有人惨叫着命归黄泉。这边大战开始的时候,城内却已经开始上演一幕惊心动魄的血案。

一大早,范永便派人把王宇、梁宾给请了来,主宾分席而坐之后,范永笑眯眯的道:“二位贤弟,青州军悍勇不可挡

汉皇刘备  第四百五十四章 风雨并州(十)

,我意已决,便欲趁此良机,纠集府中家仆护卫,一道夺了城门,往奔青州军去也。”

王宇与梁宾齐拍手笑道:“兄长,同去!同去!”

范永放下酒杯,忽然悠悠一声长叹,王宇与梁宾见范永忽然便愁眉不展,不禁奇道:“兄长,前途一片光明在即,却因何事而忧?”

范永愁眉苦脸,看向二人,道:“我等罪孽深重,只怕以献城之功,仍难获青州军之谅解。”

王宇与梁宾互望一眼,乃道:“兄长可有良策乎?”

范永叹道:“吾有一策,可保富贵,只怕二位贤弟不肯。”

王宇与梁宾大喜,道:“兄长,只要能得富贵,小弟如何不肯?”

范永笑眯眯的看着二人,道:“二位贤弟能肯,那是再好不过了。若是能借二位贤弟项上人头一用,再加上献城之功,足保我范氏富贵无忧也。”

王宇与梁宾听了心头如遭巨击,王宇脸色瞬间变得一片惨白,他干笑着摸住案上酒杯,哆嗦着道:“范兄,这,这笑话可,可不好,好笑。哈,哈哈。”他想借饮酒来镇定下,却发现酒杯里的酒早已经空了。

梁宾脸色灰败,直愣愣的看着范永,道:“范兄只怕早就在算计我与老王了罢?”

范永不答,梁宾忽然就一跃而起,抽出腰间佩刀直扑范永,口中却是凄厉的咆哮着:“人来!梁二狗,速来助我!”

范永端坐不动,好整以暇的从案下取出一支精巧的小弩来,对准直扑而来的梁宾扣动扳机,如此近的距离,数矢连发连中,梁宾似被巨石迎面撞中,整个人倒飞了出去。

范永丢下小弩,起身慢慢走到梁宾跟前,叹道:“梁贤弟平日里最是文雅,今日却是为何如此急躁?真是让人大失所望。”

梁宾胸口连中数矢,见所期望的人并没有进来,知道已落入范永的圈套了。他口中嗬嗬作响,最后艰难挣扎出数个字来:“范永,我入你娘!”

说完,口中又流出一股黑血来,双目神光一散,却是一动不动了。

数息之间,梁宾突然发作又被范永反杀,王宇似乎还没反应过来,他眼睁睁的看着刚才还一起笑谈的几十年老伙计顿时便变成了地上血流了一地的尸体。

王宇怔怔看了梁宾几秒,然后抬头看向了范永,目光中满是哀求:“范兄,看在我家四娘的份上,别杀我。王家的财物,全给你,放过我可好?”

范永拂了一拂衣衫,叹道:“不是我要杀你,是青州军容不得你。王贤弟啊王贤弟,你一路好走,你满门老小成群妻妾,我会好好照顾她们的。”

滁州好的治性病医院
滁州哪家性病医院好
滁州哪家医院治疗性病
滁州性病
滁州性病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